从玖起倒计时

戳开☆
这儿殳清玖,是个一点也不正经的咸鱼文手√
非常咸,咸到能给自己撒点盐。以及是个鸽子。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画画你不会想看的。
主圈yys,刀男,全职,冥王神话,APH
杂食党无所畏惧,日常一头栽进北极圈,你塞安利我就吃。
主食玉雪,只要你吃玉雪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其实本质上是个沙雕网友。
幸识。

【玉雪】夜半碎霜

•突如其来的脑洞。半小时短打。如果有机会的话以后会修文的。
•cp向玉雪,不出意外的话以后不会加其他cp了,如果加了会提前避雷。
•梗是苏萨克氏症候群,换个通俗的说法就是24小时失忆。
•OOC预警。时间设定是火烧平安京之后。
•应该会有后续,当然也可能会被我咕掉。

↑以上,如果可以的话,开始?

(零)

他知道他的爱人会在每日午夜时于月下舞刀。
他看过很多次。也可以说,他只看过一次。
那是他的起点,也是终点。

(壹)

他看着木窗棂的格子见透出的阳光,苍白的阳光,冬天的阳光。
周围的一切都很熟悉。只有他是一片空白。

“玉藻前大人,该起来了。”
好像是小男孩的声音,清清冷冷的童声让他感到熟悉的安心,但他不知道为什么。

“玉藻前大人”?那是谁?我应该认识他吗?
他翻了个身坐起来,目光正好与床前的人对上。

那小男孩拉着他的手把他拽起来——谁知道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能有那么大的力气——他那么想着,也就任由那孩子摆布。
他被推到梳妆镜前。
镜子里的金瞳愣愣地盯着镜子外的大妖。

这是,我吗?
他试探着伸手摸上头顶的耳朵。软软的,毛茸茸的,稍用些力道就会有细微的疼痛感。看来的确是自己的原装货没错了。

身后的男孩在为他绾发。发式很复杂,但他做得很熟练,就像以前替他绾过千千万次那样。
所有的一切都很熟悉。只有他是一片空白,孤零零地躺在充实的世界里。

男孩最后为他描眼影。当最后一笔收笔后,他拍拍手,关上了梳妆盒,冷清的眼睛中隐约能看出几分满意来。
“我是雪童子,”男孩把他拉起来,替他抚平衣服的褶皱,“你叫玉藻前。记住了吗?”

玉藻前点点头。
他不认识这个叫雪童子的男孩,但他熟悉这个男孩。

“今日没有什么安排,如果玉藻前大人想的话,可以去外面走走。”
玉藻前没有回答,只是拉起雪童子的手向外面走去。
“我以前经常这么做吗?”他并未低头去看那雪妖,只是看着前方的雪原,像随口提起一样问着。
“不一定。如果我提起了,您一般都会出去。”雪童子的声音平平淡淡,没有任何起伏,但搭着玉藻前的手却明显施了力。

“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九尾的老狐狸掂了掂拉住他的小手。
“这重要吗。”雪童子甩开他的手,蹲下去帮他拂掉狐尾沾上的雪。
“很重要啊,我也想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人。毕竟整个人都像这雪地一样空白,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蹲着的雪妖明显顿了一下,然后小声开口。
“你总是这样……每次都是。”
“你是我的父亲,你给了我生命。”
“你是我的仇人。你毁了我的家。”
他的声音渐渐被雪地吞没,一点点小了下去。
“这样,够了吗?”

“还不够哦。”大狐狸抱起缩成一团的小雪人,歪头去亲吻他的妖角,“我爱你。虽然我只能爱你一小会。”
他抬头看看太阳,粗略地算了下时间。
“还有差不多八个时辰。”

TBC

行。你很棒。我不磕右位米诺斯了够了吗。
我就光产米雅粮就行了是吧。我磕私设就不行了是吧。
手代木史织给过lc米诺斯成为冥星之前的设定吗。手代木史织给过lc米诺斯被雅柏菲卡杀掉之后的设定吗。手代木史织给过lc米诺斯的日常设定吗。
先不说ss和lc的米诺斯完全就是两个人。车田正美给过ss米诺斯成为冥星前的设定吗。
他们什么都没给过。所以凭什么说我私设不符合角色性格。
你说米诺斯是个体贴下属认真工作的人。你从哪里看出来的,有根据吗。没有根据的话那你说的不也是同人设定,和我私设有关系吗。
我私设里没写他是在人前被强大的支配欲控制所以没有暴露出内在的渴望被爱吗。所以我没崩原著人设吧,毕竟原著也没写过他是本来就抖s还是成为冥星以后变得抖s。

现在的人全都是cp洁癖吗。带着八百米厚滤镜读私设?我写右位米诺斯你给我扯米诺斯攻气太足你给我扯米雅和米诺斯x路尼?
我磕自己喜欢的cp不可以吗。我拆逆你的cp你就要撕我?
我算是知道lc圈是怎么冷下去的了。

以后lc只产米雅行了吧。最多我再写个卡笛?哦不对,写卡笛都会有人戴着cp滤镜撕我为什么不写笛卡。
写什么写。鸽了。全都鸽了。

人柱爱丽丝

其实我真的没说什么,就只是有一点点,就一点点血腥而已。阿福是真的很严格了。
•曲梗,梗源《人柱爱丽丝》(镜音双子)
•多cp向,第一小节追义组,第二小节竹琴,第三小节玉雪,第四小节鬼使白黑。没错我就是徘徊在各个北极圈儿的玖。
•第一小节以前单独发过。
•人物归网易,ooc归我。
•当个睡前故事看就好。就是有点儿黑童话(bushi)

↑以上,如果可以的话,那么,开始?

阿福是真的很严格。
不就是个黑童话睡前故事么。
我死了。

人柱爱丽丝(1)

曲梗,梗源《人柱爱丽丝》(镜音双子)。
第一节冷cp狗黑,大天狗x小小黑,请准备好避雷针。
共计四小节,每一节都是不同的cp,所以就不多占tag了,是哪一节就打哪个。
大型ooc现场预警。
最后, @霖与冰. 。嗷大大要的文——

↑以上。那么,开始?

小小的世界中心,诞生了一个小小的梦境。
小小的梦境转动着,转动着。
想要成为更大的梦境,就带很多很多的爱丽丝进来吧……小小的梦境隐约意识到。
好的,来吧,我的爱丽丝们……
小小的梦境转动着,转动着,缓慢地开启了一道缝隙,懵懂地迎接它的第一位爱丽丝。

————————————分——割——线————————————————

第一位爱丽丝是个银发金眸的小孩,他紧抿着薄唇,晦暗的眸光紧锁住面前白雾缭绕的森林。
惨白的迷雾中悄然显出一道阴影,映着寒光的匕首侧锋直向孩子脆弱的脖颈而来。
孩子微一偏头,刀尖轻盈地掠过眼角,一道温热的液体从眼底缓下,殷红如花,明晃晃地召示着危险。
他幼嫩的指尖轻拭去血迹,放到口边舔舐,粉嫩的舌尖染上深色,更平添了几份危险的气息。
“嘻嘻嘻嘻……”孩子初次启唇,发出的却是鬼魅般的笑声。
手下握镰刀的力度加大,银亮的刀刃挽起漂亮的刀花。
罪罚的黑镰斩下,染血的刀脊上隐约映出孩子充斥着杀戮的血眸,精致的五官因疯狂而扭曲。
失去理智的孩子抬足迈入森林,白雾中凭空出现一个个持兵刃的身形,然后依次被无情的刀锋斩碎。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铁锈气息,而孩子却不知所觉。他机械的挥动镰刀,收割着一条条人命。

小小的梦境转动着,转动着。
“只知道杀戮的世界吗……真是个无聊的爱丽丝……”
梦境顿了下。

金瞳的孩子仰头望着面前戴着丑陋面具的男子。
金发男子摘下面具,温柔的蓝眸注视着孩子。
他用身后巨大的黑翼拢住孩子幼小单薄的身体。
“醒过来,好吗?”
孩子僵硬地点点头,莹白的手指松握住面前人的一根鸦羽,生涩地吐出音节。
“走吧。”

小小的梦境顿了许久。
“他不是要找的爱丽丝。”
梦境再度旋转起来。
“下一位爱丽丝,是谁呢?”

TBC

【玉雪】From Argue to Zephyr

大概就是玉雪的26字母,不清楚有没有人写过,应该是挺老的梗了吧…?
前面有一部分单词选自人教版八年级下册英语课本(喂!)
萌新写文,ooc大概挺严重的嗯,辣眼睛致歉。
有点肉渣,当然,很差劲的那种。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开始?

A.Argue 争吵
与自己曾经的仇人在一起真的很怪异,而雪童子对此的举措是“争吵”。
但是更像调情呢。
玉藻前把面红耳赤的雪童子揽进怀里,
“真可爱。”

B.Birth 出生
“玉藻前大人是看着我出生的?”
雪童子对自己初化妖时的事情很好奇,除却玉藻前却又无人能说给他听了。
“当然,很可爱的一个小雪人呢。”玉藻前用挪揶的眼神看着他,“怕是雪走的原因吧,还扑上来叫‘阿爸’……”
自那以后,雪童子再也没敢提过那时候的事。

C.Crime 背德
@从某种意义上讲,玉藻前给了雪童子生命,算是他的父亲。
背德?
那是什么,妖怪从来不知道这种东西。

D.Deal 交易
“你很想杀了我,对吗?”
“那就给你一个机会好了,陪我一夜吧,这一夜时间,我不设防。”
玉藻前并没有想过要看到第二天的阳光。
可是第二天清晨,雪童子安静地窝在他怀里。
“晨安,玉藻前大人。”

E.Endangered 濒危的
雪童子本应在春天就消失的。
所以除却冬季以外的日子里,他都是濒危的妖怪啊。
濒危的物种是会受到特殊保护的。
比如寸步不离地跟着他的玉藻前。

F.Fox
“玉藻前大人可是九尾狐,小生也想拥有九条美丽的尾巴,华丽的尾巴可是很吸引小姐姐的。”
原来玉藻前大人是有九条尾巴的?
于是雪童子义正言辞地提出——“我要看玉藻前大人没露出来的另外七条尾巴!”
狐狸则是晃悠着九条华丽的尾巴,露出老奸巨滑的(buni)微笑,“要摸摸吗?”
摸过狐狸的尾巴就算是狐狸的附属品了呢。玉藻前的尾巴晃的欢快起来。
天真的小雪人抱着狐狸毛毛不知所措。

G.Galactic 星系的
“那个,是什么星座?”雪童子伸手指着天上的星星。
玉藻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是天琴座呢……”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它旁边是英仙座,也很好看,荒的幻境也还算得上不错了。”
雪童子听青行灯讲过天琴座的传说,奥尔弗斯的经历倒是在某些方面和玉藻前极像。
“我不会走的。”小小的手握紧了玉藻前的手,然后缓慢地十指相扣。

H.Hometown 家乡
玉藻前没有“家乡”这种东西,他的朋友,妻子,儿女,都不在了,连“家”都没有,何来“家乡”?
雪童子也没有“家乡”这种东西,他本就只是一堆雪罢了,何来的“家乡”?
那就做彼此的家人吧。

I.Instead 替代品
“你只不过是巫女的替代品罢了!”
“玉藻前大人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这种小妖怪!”
“只是玉藻前大人养的狗,他算什么啊。”
“自以为是的东西!”
……
不,不要听了,求求你们,不要说了……
雪童子试图安慰自己,玉藻前大人才不会把他当作巫女姐姐的替代品,到混乱的脑海中却清晰地回荡着:“雪童子,你和她真像……”
沉重的身体猛地腾空。
玉藻前轻轻吻去雪童子眼角的泪痕,环视着周围的妖怪。
“他,无可替代。”

J.Journey 旅行
“去旅行中寻找生命的意义吧。”巫女的话语还回响在耳畔。
已经找到了。
雪童子盯着眼前的玉藻前如此想着。

K.Kid 开玩笑
“玉藻前大人那么喜欢穿女装,不如把左位让出来吧?”青行灯斜靠在灯棍上,微微笑着,“雪童子还小,你舍得压他?”
“舍得。”
这种玩笑可不是能随便开的啊。

L.Lottery 彩票
玉藻前买彩票从没中过奖,因为他不相信运气。
后来呢?
“有雪童子在,就是我全部的运气了。”
“真的很幸运。”

M.Mark 记号
“以后就是我的人了,知道吗?”玉藻前满意地盯着雪童子身上青青紫紫显而易见的痕迹。
“才不要!”雪童子下意识捂向了那些根本遮不住的记号。
这难道也是犬科生物改不掉的习惯么?

N.New 新的
这个词简单而无意义,因为有彼此的每一天都是新的。

O.Owner 主人
“在人类的世界,创造物通常会称呼他的创造者为‘主人’。”
于是雪童子果断而清晰地大声喊出:“主人!”
莫名成为“主人”的玉藻前心情复杂。

P.Perfect 完美的
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事物是完美的,如果有,那大概就是茨木口中的酒吞了吧。
过去的苦痛永远无法改变,但只要努力把握住现在就好了吧?

Q.Quiet 安宁
或许,抛弃妖怪的身份,过一段安宁的日子会更适合他们。
但是雪童子只是雪童子。
玉藻前也只是玉藻前。
安宁?那是只存在于梦中的词汇。

R.Ride 骑/乘
那是什么?雪童子当然不懂。
玉藻前倒是表示很想尝试,可惜他的雪童子还小。

S.Smut 情/色
玉藻前在战场上很好看,滔天狐火华丽极了。
可是没有在床上好看。
但是抱歉了,那份风采只有我能看到。雪童子如此想着。
大概……还有巫女姐姐吧。

T.Tender 温柔
妖怪哪有几个温柔的,像姑获鸟那样的实属罕见。
可是他们会把全部的温柔都给彼此。
雪虽然冰冷,但非常温柔。

U.Uncle 舅
“舅舅,就当帮您外甥一个忙,让雪童子做我的式神吧……”
“不给,他是我的。”
看来是时候让晴明知道,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舅妈了……
玉藻前拍着扇子露出和善的微笑。

V.Vacant 空的
妖怪是没有心的。
所以雪人的中间有一小块空洞。
那里是用来装玉藻前的。

W.Wife 妻子
“妻子”这个词汇对玉藻前而言,已经渐渐陌生了。
他永远都忘不掉那一切,只是有了更为珍重的人。
世人常说活着的人永远比不上死去的人,因为死去的人永远停在了最美好的位置。
但是眼前的雪童子却比回忆中的巫女更为真实。

X.Xanadu 世外桃源
如果可以的话,就去一个安静的地方,过一段宁静祥和的生活吧。
可那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啊。
就如同西方日落之国的传说: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Y.You 你
这是个多么空洞而无意义的词。
因为他们就在彼此的面前。

Z.Zephyr 和风
春风拂面,柳笛笙笙。
这是属于他们的季节。
“我爱你,玉藻前大人。”
“我也爱你,雪童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