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玖起倒计时

戳开☆
这儿殳清玖,是个一点也不正经的咸鱼文手√
非常咸,咸到能给自己撒点盐。以及是个鸽子。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画画你不会想看的。
主圈yys,刀男,全职,hp,冥王神话,APH
杂食党无所畏惧,日常一头栽进北极圈,你塞安利我就吃。
主食玉雪,只要你吃玉雪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其实本质上是个沙雕网友。
幸识。

【追义组】骑士先生和他的公主小姐

•是中秋时的追义组点梗。骑士大天狗x王子黑童子。 @我在害怕系统警告.
•实际上cp倾向不明显。大型ooc现场。
•是个有点沙雕的梗。看题目可知性别欺诈。
•有点没头没尾…细节经不起推敲。

↑以上。如果这都能接受的话,开始?

  

  近些日子的骑士团有些奇怪,从内到外弥漫着一股惶恐不安的气氛。

  “那些混蛋说要挑一位骑士去守护公主……”老骑士长晃晃杯中混浊的烈酒,重重地砸在实木的桌子上,冰块震荡玻璃壁发出令人不悦的脆响,“我培养出来的骑士,每一个都是为了上战场的!战场,战场!战场懂吗!他们的小公主懂吗!”

  他对着墙上模糊不清的壁画扯着嗓子嚷嚷着,仰起头干了那杯酒,混浊的酒液混着汗水滴落到他胸前的勋章上,将那浸染过血水的颜色放大成模糊的环状轮廓。

  “为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公主而牺牲我的一个骑士?说什么屁话!不能上战场的骑士还算什么骑士!”老骑士长又重重砸了下空杯子,薄薄的玻璃壁就哗得碎在了红木桌子上,混着骑士长手上被扎破的伤口流出的血,蜿蜒在桌边。

  透过锁孔偷窥的小骑士登时就慌了,也没有了接着听下去的胆子,撒开两条腿就跑,跑得可比训练的时候快了不知多少。

  “听说我们中会有一个人被派去保护公主……”小骑士偷偷地,在夜深的时候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旁边的另一个小骑士。

  不知怎么着,第二天清晨集训的时候,所有的骑士都知道了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消息。

  没有骑士愿意去保护公主。毕竟公主爱上了骑士这种事情从来只会出现在童话故事里,还是那种不怎么高明的俗套童话。骑士的归宿应该在战场,他们为战斗而生,为战争而死,这是每个骑士都应为此感到光荣的事情。没有骑士愿意离开战场而去守护易碎的玻璃,就像没有任何一条鲨鱼愿意在水箱里苟且偷生。

  大祭司来了,身后跟着的是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的老骑士长。

  祭司笑得使所有的骑士毛骨悚然。

  现在祭司要抓一位骑士去保护小公主。

  那么是哪位骑士那么幸运呢?

  大天狗心里没由头地冒出来这么一个怪异的念头。

  

  大天狗面无表情地站在祭司面前,冷漠得像是和骑士长分享了同一张表情包。

  “嗯……是块不错的料子,那小家伙会喜欢他的。”祭司绕着他转了两圈,由衷地赞叹道,“小家伙喜欢强者……喂,老家伙,这个骑士我带走了哦?”

  她向骑士长招了招手,换来骑士长的微一点头。

  “八百比丘尼,别让随便什么皇亲国戚的就把我的骑士当普通佣人使唤了。”临行前,老骑士长狠狠地瞪了一眼微笑的祭司。

  “安啦——那小家伙不会把你的小骑士大卸八块的。”八百比丘尼敲敲手里的法杖,笑得更欢了。

  

  大天狗从来没想过那个“幸运”的骑士居然会是他,毕竟他运气向来不错。

  保护公主什么的……如果不是碍于骑士精神,他大概早就用尽世间的脏字眼去辱骂这种事情了。

  他可是要在战场上驰骋的人,他想过战死沙场,想过被敌军俘虏,甚至还想过在训练中被愤怒的老骑士长一枪戳出一个洞,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会被鸟笼束缚,成了夜莺笼子里的一株观赏植物。

  去他的公主。大天狗暗骂一声,终于将修养极好的骑士精神丢进了垃圾桶。

  “他在演武场,你过去就好了,”八百比丘尼拍拍手,示意他进去那富丽堂皇的金丝鸟笼,“别被吓到了哦。”

  吓到?怎么可能。大天狗烦躁得只想翻个白眼,以至于根本就没注意到那人话中所用的【他】。

  凭借着骑士的优秀直觉,他无视了路上的侍从,直接向着演武场的方向去。

  “你们这群人,真令人恶心!”有童声从场中传出,掺杂着什么东西被斩断的声音。

  不过是个小公主罢了,偶尔兴致上来了玩玩刀剑也正常。大天狗想着,也懒得去绕那长围墙,干脆随手翻上墙头,正好顺便吓吓那小金丝雀。

  这绝对是他这辈子翻过的最可怕的一个墙头,没有之一。

  大天狗可算是知道为什么八百比丘尼那么嘱咐他了,因为眼前的一幕差点没把他吓得从墙上摔下来。

  银发的孩子正将镰刀舞得光影缭乱,脚下的是侍从手中捧着的断裂的木板,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间划伤那人的掌心所溅出的血。

  “谁?”孩子大概是听到了动静,反手就将手中的镰刀掷向墙沿,随后才扭身看去。

  “是我向父皇申请的骑士吗?”他拔起插入地里的兵刃,瞪着一双金瞳打量大天狗的一身骑士装扮,确认不是什么危险份子后才警惕地伸出手去,“黑童子。”

  可真是个不礼貌的小鬼,连自我介绍都不愿意多说几个字。大天狗犹豫了一下,本着那不剩几分的骑士精神,还是勉强伸了手去,“大天狗。”

  要尊重女士。他本是那么想的。

  但是黑童子偏偏不给他这种机会,黑镰当即就横在他面前。

  “切磋。”

  明明看起来也是个精致的小姑娘,怎么就偏好这种打打杀杀的。被用刀锋指着的人也只好摒弃了他所谓的骑士精神。去他的尊重女士,他到想知道谁被刀尖指向喉口了还能想着尊重女士。

  随后便是一整日都没停过的金属碰撞声,偶尔还传出几声怪异而尖锐的笑声。

  

  “不错的陪练。”黑童子面无表情地擦着刀,想从表情来判断谁胜谁负倒是完全不可能了。

  大天狗不说话,实际上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这小公主的实力虽然也还算凑合,但哪里比得上战场对他的吸引力。陪练?算是高等佣人吗?他扯了扯嘴角。

  “你想上战场。”黑童子盯着他的眼睛,突然冒出来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来,“我可以求父皇。明天。”

  

  后来的大天狗又一次否定了他自己说过的话。

  八百比丘尼骗他。

  演练场的黑童子根本就不是状态全开模式,换句话说,还不是他最吓人的样子。

  “我受到的痛苦,全都还给你们!”

  他就在后面安安静静地看着那半大的孩子挥着镰刀随意地收割人命,而他才更像是被保护在身后的弱势群体。

  “好了。”黑童子转头看看他,沾上血的银发配上耀眼的金眸,竟是别样的吸引人。

  该死的。如果面前这家伙不是什么限制他自由的小公主的话,他绝对会像个童话故事里的傻骑士一样爱上公主的。大天狗简直想扇自己两耳光清醒一下。

  不过……这么可怕的战斗力,真的是养在温室里的小公主吗?

  像是特意回复他的一样,一队侍卫整整齐齐地跑过来,向黑童子鞠了个90度的躬。

  “王子殿下,陛下说您玩够了就回去吧。”

  

  大天狗,第一次感受到了性别欺骗和先入为主观念的可怕。

  听说后来那个偷听老骑士长墙角的小骑士半夜被人吊了一把剑在床头,有目击者称,嫌疑人有一头金发。

  

  FIN

评论 ( 6 )
热度 ( 13 )

© 从玖起倒计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