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玖起倒计时

戳开☆
这儿殳清玖,是个一点也不正经的咸鱼文手√
非常咸,咸到能给自己撒点盐。以及是个鸽子。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画画你不会想看的。
主圈yys,刀男,全职,hp,冥王神话,APH
杂食党无所畏惧,日常一头栽进北极圈,你塞安利我就吃。
主食玉雪,只要你吃玉雪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其实本质上是个沙雕网友。
幸识。

【玉雪】夜半碎霜

理论上来讲是2,但是并没有写到心动字数,是急于证明自己还活着的产物。
以后应该就都会这样碎片化下去了,希望玉雪坑的太太们不会觉得烦。

有酒吞出没,私设三大鬼王朋友关系。

↑以上。请。




  “呦,老狐狸今天挺早的啊。”有什么东西随着声音落下突然重重地碾压上玉藻前垂落在地上的两条尾巴,配合上他原本是向前的方向,竟是依着惯性直接放倒了一只老狐狸。

  等我爬起来,绝对不会一把狐火烧死这该死的家伙,最起码要慢慢烧死。玉藻前在脸朝向地摔下去的那两秒里,居然还有心思想着这种事情。

  不过很快他就没精力去想了。

  因为他的尾巴缠成一团乱糟糟的东西捆在了他的腿上,几乎是将他结结实实地捆成一只待宰的狐狸。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毫不掩饰恶作剧得逞的喜悦,不仅笑得旁若无人,甚至还试图向雪童子分享他的快乐。

  “本大爷就说吧——不管过去多少天,这老狐狸还是一样的蠢,一绊就倒。”玉藻前听见那即将被他一把狐火烧成灰的家伙用令他熟悉的声音大声嚷嚷起来,可这并不能动摇他把这欠扁的人烧成煤炭的决意。

  还是我的雪童子乖。他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听见雪童子冷冷的一声“嗯。”

  乖什么乖。玉藻前翻了个很不优雅的白眼,又专心对付他那九条尾巴去了。

  “看起来,今天还是老样子?”那欠抽打的妖怪虽然带着疑问语气,却是一副肯定的口吻,“明明是个狐狸精,倒没想到是个痴情种。”

  “今天比之前都要晚一点,以前他都是刚睁眼看到我的时候就开始说喜欢我了,今天意外的很安静。”雪童子提起这需要被他照顾的狐狸时,也反常的话多了起来。

  “你们是在说我?”玉藻前这时正巧把他的一堆尾巴对付开了,心有余悸地晃晃有点麻的尾巴尖。

  他可算是看清了,那该死的家伙有一头鸡冠花一样张扬的红头发,马尾绑得上了天,估计随便薅一撮下来都能绑个红缨枪。

  “啧,每天都要给你这老狐狸讲一遍,你不烦本大爷都烦透了。”红发妖怪转头向雪童子打了个响指,“那就回该死的屋子里去吧,本大爷就勉为其难地再讲一次。”

  随后他意识到空气温度似乎有些不对劲。

  “哇啊玉藻前你冷静一点!那只是个玩笑!”他开始在雪地里原地疯狂跳脚,以试图扑灭那自下而上一路烧上来的火,“再怎么说我们也是那么多年了老交情了啊喂!你满脑子就只剩下你的雪童子了!本大爷是酒吞童子!”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从玖起倒计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