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玖起倒计时

戳开☆
这儿殳清玖,是个一点也不正经的咸鱼文手√
非常咸,咸到能给自己撒点盐。以及是个鸽子。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画画你不会想看的。
主圈yys,刀男,全职,hp,冥王神话,APH
杂食党无所畏惧,日常一头栽进北极圈,你塞安利我就吃。
主食玉雪,只要你吃玉雪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其实本质上是个沙雕网友。
幸识。

【玉雪】夜半碎霜

•突如其来的脑洞。半小时短打。如果有机会的话以后会修文的。
•cp向玉雪,不出意外的话以后不会加其他cp了,如果加了会提前避雷。
•梗是苏萨克氏症候群,换个通俗的说法就是24小时失忆。
•OOC预警。时间设定是火烧平安京之后。
•应该会有后续,当然也可能会被我咕掉。

↑以上,如果可以的话,开始?

(零)

他知道他的爱人会在每日午夜时于月下舞刀。
他看过很多次。也可以说,他只看过一次。
那是他的起点,也是终点。

(壹)

他看着木窗棂的格子见透出的阳光,苍白的阳光,冬天的阳光。
周围的一切都很熟悉。只有他是一片空白。

“玉藻前大人,该起来了。”
好像是小男孩的声音,清清冷冷的童声让他感到熟悉的安心,但他不知道为什么。

“玉藻前大人”?那是谁?我应该认识他吗?
他翻了个身坐起来,目光正好与床前的人对上。

那小男孩拉着他的手把他拽起来——谁知道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能有那么大的力气——他那么想着,也就任由那孩子摆布。
他被推到梳妆镜前。
镜子里的金瞳愣愣地盯着镜子外的大妖。

这是,我吗?
他试探着伸手摸上头顶的耳朵。软软的,毛茸茸的,稍用些力道就会有细微的疼痛感。看来的确是自己的原装货没错了。

身后的男孩在为他绾发。发式很复杂,但他做得很熟练,就像以前替他绾过千千万次那样。
所有的一切都很熟悉。只有他是一片空白,孤零零地躺在充实的世界里。

男孩最后为他描眼影。当最后一笔收笔后,他拍拍手,关上了梳妆盒,冷清的眼睛中隐约能看出几分满意来。
“我是雪童子,”男孩把他拉起来,替他抚平衣服的褶皱,“你叫玉藻前。记住了吗?”

玉藻前点点头。
他不认识这个叫雪童子的男孩,但他熟悉这个男孩。

“今日没有什么安排,如果玉藻前大人想的话,可以去外面走走。”
玉藻前没有回答,只是拉起雪童子的手向外面走去。
“我以前经常这么做吗?”他并未低头去看那雪妖,只是看着前方的雪原,像随口提起一样问着。
“不一定。如果我提起了,您一般都会出去。”雪童子的声音平平淡淡,没有任何起伏,但搭着玉藻前的手却明显施了力。

“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九尾的老狐狸掂了掂拉住他的小手。
“这重要吗。”雪童子甩开他的手,蹲下去帮他拂掉狐尾沾上的雪。
“很重要啊,我也想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人。毕竟整个人都像这雪地一样空白,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蹲着的雪妖明显顿了一下,然后小声开口。
“你总是这样……每次都是。”
“你是我的父亲,你给了我生命。”
“你是我的仇人。你毁了我的家。”
他的声音渐渐被雪地吞没,一点点小了下去。
“这样,够了吗?”

“还不够哦。”大狐狸抱起缩成一团的小雪人,歪头去亲吻他的妖角,“我爱你。虽然我只能爱你一小会。”
他抬头看看太阳,粗略地算了下时间。
“还有差不多八个时辰。”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从玖起倒计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