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玖起倒计时

戳开☆
这儿殳清玖,是个一点也不正经的咸鱼文手√
非常咸,咸到能给自己撒点盐。以及是个鸽子。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画画你不会想看的。
主圈yys,刀男,全职,hp,冥王神话,APH
杂食党无所畏惧,日常一头栽进北极圈,你塞安利我就吃。
主食玉雪,只要你吃玉雪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其实本质上是个沙雕网友。
幸识。

【玉雪】他和他的狐狸

•说好今晚产粮,说产就产,是不过脑子的产物了。
•现代设定。实际上基本是不分攻受的,但是私心玉雪,有雪百友情向,但是不占雪百tag了。
•BE结尾预警。ooc预警。
•写得自己都不满意…过几天重修。

↑以上,如果可以的话,开始☆

  

  雪童子被一只狐狸养过。

  雪童子养过一只狐狸。

  

  他第一次见到那只小狐狸是在一个不知名的街道上的一家破破烂烂的小宠物店。

  那只狐狸在脏兮兮的玻璃后面懒散地翻了个身,正巧将油光水亮的皮毛翻到了污垢挡不到的地方,足以让来往的行人欣赏到它完美的皮毛和张扬的大尾巴。

  很可惜的是,雪童子并不属于会欣赏它的那一类人,他有他的大狐狸了,还要小狐狸干什么呢?

  他只是匆匆瞥一眼布满油渍的玻璃柜,顺带着抬眼看了下那前几天被风吹得掉下一半的牌子,本应是印着店名的塑料布也折下了一大半,而露出的半边仅能辨认出几个掉色不太严重的字,加上那隐约可见的红配绿底色,使人倒足了胃口。

  于是他干脆地收回了目光——或许收回的过程中划过了那狐狸,但是谁知道呢——然后加快脚步穿过这令人不舒服的街道。毕竟,他上班快迟到了,哪有功夫去欣赏一家小宠物店里新来的一小团狐狸。

  是的,上班。

  能从平安时代活到现在的老妖怪并没有多少了,而其中大多数都是诸如帚神涂壁一类的小付丧神,招摇的大妖总是最先死在战争中的——比如三大鬼王中的酒吞童子,再比如被扯进黑晴明事业中的大天狗。如此一来,安稳地活下来的小妖怪们成了大妖怪,也越发相惜起来,通常都是三三两两结伴在人类的城市里苟且偷生,偶尔也会聚集在某个肮脏的酒吧角落里聊起不知道几百年前的风流事来。

  雪童子总是那个被提起的倒霉家伙。

  毕竟他可是砍过那位火烧平安京的玉藻前大人,再加上现在这尴尬的处境,对这些无聊的老妖怪们而言,真是更合适不过的谈资了。

  比如赌他当年到底砍了玉藻前多少刀,再比如猜他到底有多少个兄弟姐妹,或者是拿他那在冷藏库的职业开玩笑。

  嗯,冷藏库。就是你所想的那个冷藏库。

  毕竟没有比这种地方更适合雪妖生存了,不是么?

  

  雪童子后来得了空,就常去看那小狐狸。

  尽管玉藻前似乎对此颇具微词,不过也只是摇摇头,没有随他进店,而是看看隔壁花店的新进小雏菊,等着他玩够了再出来。

  不得不说,那家宠物店的气味可真是有够难闻,散发着一股猫狗的绒毛味混合着不知道放了几夜的猫粮的味道,或许还要加上最小的笼子里那只仓鼠刚招呼出来的一滩新鲜排泄物——真是亏得这小狐狸没被养歪了。

  他一来二去的,狐狸倒也不怕生了,见他来就往他怀里蹭,赶巧了这小雪妖又对狐狸这种生物有些特殊感情,索性也就把它带回家了。

  “它叫什么?”临走的时候雪童子问那昏昏欲睡的店员。

  “啊?—喔,叫【玉藻前】”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小店员猛地一个激灵,答完话后又是接着一个哈欠,“店长取的……说是传说里的九尾狐的名字,不过这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人记得传说……”

  他还在半梦半醒中碎碎念着,而并没有注意到他倾诉的对象早就抱着狐狸走远了。

  “【玉藻前】吗……还说是缘分好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雪童子拨棱一下小小的两只狐狸耳朵,那耳朵便扑棱一下,“不过叫这样的名字总归是不好,玉藻前大人要生气的。”

  他点点小狐狸的鼻尖,忍不住开始想着家里那位老狐狸看到小狐狸崽子的神情,竟是勾起浅淡的笑意。

  “所以不能叫你玉藻前啦,嗯……那就叫阿玉吧,我听巫女姐姐这么叫过玉藻前大人,大概是很亲密的称呼吧。”

  

  百目鬼刚见到雪童子抱着个狐狸团子进屋的时候,何止是震惊,简直就是怀疑妖生。

  而当她听说这狐狸崽子叫阿玉的时候,攒了几百年的淑女气质终于彻底告破。

  “你想玉藻前想疯了也不用找个小狐狸崽子回来吧!”

  “可是玉藻前大人同意我养他啊,”雪童子仰头看了看身边站着的玉藻前,后者虽然脸色黑得像个心眼,但却也点了下头,这使他说得更有底气了,“从来只有我被狐狸养的份,我也想养小狐狸啊。”

  还养小狐狸,分明就是想泡老狐狸泡不到只好养着小狐狸聊以慰藉。百目鬼恨不得翻几百只眼睛的白眼给他看。

  百目鬼是清楚雪童子对玉藻前的特殊情感的,不是什么雏鸟之情——都几百岁的老妖怪了哪来的雏鸟之情——而是纯纯正正的,单相思。还思了不知道多少年。

  听说雪童子从被创造出来第一眼看见玉藻前就爱上这老狐狸了。

  听说雪童子小时候一直想被玉藻前亲亲抱抱。

  听过雪童子当初离家就是因为吃巫女的醋。

  听说雪童子砍完玉藻前以后还偷偷亲了一口狐狸。

  好啦,不是听说,全都是百目鬼从雪童子的眼睛里看出来的。有的时候,知道的太多也不是好事情啊。

  “你想养就养着呗,但是你只要记住,它绝对不是玉藻前,也永远不可能成为玉藻前,就好了。”百目鬼一甩头发走了,她可不想和这位玉藻前痴汉待在同一个空间。

  雪童子看着玉藻前黑如心眼的脸色,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看阿玉多像你,白乎乎的一小团狐狸,尤其是这小耳朵,拨棱起来还会动的!如果多给它八条尾巴,完全和玉藻前大人一样嘛。”小雪妖献宝样把阿玉捧到玉藻前的面前,试图和他争论阿玉到底有多么像他的私生子。

  玉藻前没有答话,只是伸手捏捏送到面前的狐狸耳朵,而小狐狸连耳朵尖都没动一下,像是浑然不觉。

  玉藻前笑了笑,抽出折扇敲敲这小狐狸的脑袋,向雪童子做了个口型∶要照顾好它啊。

  

  雪童子很喜欢很喜欢这只小狐狸。

  但是没有喜欢那只大狐狸那么喜欢。

  妖怪的时间对于其他生物来说,简直漫长得过分。雪童子看着小阿玉一天天长成大狐狸,原本的小窝再也放不下它,就连每日和玉藻前出门溜狐狸的时候都会被很多人围观。

  “阿玉很显眼吗?”雪童子显然没有意识到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被拴上狗链子走在公园里到底有多么的引人注目。

  玉藻前摇摇头,蹲下身去摸摸大狐狸的头,而阿玉则是一如既往的没有给他回应。

  

  小狐狸变成了大狐狸,大狐狸变成了老狐狸。

  在某一天晚上,玉藻前摸了摸雪童子的脑袋,露出一个久违了的温柔笑容,并做了个熟悉的口型∶晚安。

  百目鬼预见过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老狐狸死在了雪童子的怀里,不带一丝血迹,安详得就像只是在睡觉。

  “对于一只普通白狐来说,它活得够久,也够幸福了,”百目鬼拍拍呆滞的雪童子,“如果你想的话,把他葬在杀生石附近吧,我记得你就算是接近杀生石也不会被毒侵害的吧?”

  阿玉死了。“晚安”。杀生石。

  几个简单的词徘徊在小雪妖简单的脑袋里,却转出了不同的东西。

  雪走。玉藻前的血。杀生石。

  “他是,我杀的……?我杀了他……?”雪童子将头埋进膝盖,重复念叨着记忆深处的几个字眼,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世界中心爆炸。

  “我的大狐狸……早就不在了啊。”

  

  后来啊,他守着他的大狐狸和他的小狐狸,在寸草不生的杀生石下。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40 )

© 从玖起倒计时 | Powered by LOFTER